亚搏真人直播-世界第6?中超商业价值仅德甲1-30 版权费缩水运营全靠输血

2月中旬,德国媒体披露了德甲2018-19赛季的收入,数字达到了40.2亿欧,连续15年刷新纪录。在欧洲五大联赛中,德甲的收入位于中游位置,与高度商业化的英超还有一定的差距。中超此前以高价引援和高薪,一度被誉为世界第6联赛,但论商业价值,却只有德甲的1/30,与英超的差距更大。

原本5年80亿的转播合同,如今也缩水到10年110亿,在中国足协一系列政策的“折腾”之下,从转播费用的下降中不难看出,与五大联赛的节节攀高相比,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却在逐年下滑。或许中超引以为傲的也只剩下上座率和球员平均年薪,但高居世界第6的上座率却难以从收入中得以体现,全靠各队母公司的输血,恐怕这才是最尴尬的。

五大联赛版权费连年增长,中超却“缩水”

德国媒体公布的德甲2018-19赛季的收入中,媒体转播收入占比约为37%,接近15亿欧,折合成人民币超过了100亿。而英超球队的转播收入之高则是全球NO.1,2019-2022赛季的全新周期,由海外版权催生的转播费,已经由33亿英镑上浮至42亿英镑,上涨比例为35%。正是因为转播收入的水涨船高,英超、德甲球队的分成也年年创造新高,英冠的升降级附加赛更是被誉为“1亿英镑的战争”,成功升入英超的球队,可以闭着眼睛甩出支票买人。

中超的版权收入,也在2015年10月迎来飞速增长。新的版权商以5年(2016-2020赛季)80亿的代价成为中超各队的“金主”,平均每年16亿的版权收入,是2015赛季的20倍之多。中超的金元足球,让联赛的商业价值呈几何倍数的增长,但这样的势头2年前就戛然而止。

U-23球员政策、限制高价引援、减少外援登场人数,让中超版权商与中国足协重新商定费用。2018年初,中超版权从当初的5年长约,直接增加到10年,但数字也从此前的5年80亿“缩水”为10年110亿。同时支付方式也出现了变化,2016-2020年,转播商每年向足协支付10亿,后5年则支付剩下的60亿。从5年80亿到10年110亿,虽然合约期变长,让中超未来不担心转播事宜,但商业价值的严重缩水,也证明包括转播商在内对于中超没有了当初那样的高度看好。

与欧洲五大联赛的转播费用逐年提升相比,中超的转播费用却缩水,从此前流行的话语来说,这是一个“挤泡沫”的过程。2015年底,中超版权卖出5年80亿就已经远超外界的预测,转播商开出这样的价码就是“头脑发热”,如果能预测到如今中超各队都是紧缩银根减少投入,恐怕连10年110亿的版权费都卖不出。

门票收入也是大头,中超空有世界第6的上座率

英国媒体《GIVE ME SPORT》1月份公布的欧洲球队门票收入排行榜上,包括巴萨、皇马、拜仁、阿森纳等多支豪门球队,门票的年收入超过了1亿欧元。在上座率上,德甲以4.33万人高居头名,英超3.65万人位列第2,西甲的场均上座人数只有2.82万人,中超以2.38万人位列全球第6。

不过与英超、德甲、西甲球队靠门票收入维持球队运营的情况相比,中超虽然空有上座率,但这方面的收入却乏善可陈。以恒大为例,套票连续6年不涨价,国安套票此前稍微涨价,就让球迷怨声载道。有详细年报的恒大,也是唯一可以看出门票收入情况的球队,2015赛季,由于球队杀入了亚冠决赛,恒大全年的门票收入达到了2.1亿人民币。

但2016年,恒大的亚冠成绩下滑,门票收入迅速下降到4772万,随后几年恒大的亚冠成绩均不理想,而且套票均没有涨价,门票收入维持在5000万左右。然而要知道,恒大的天体是中超球队中上座率最高的,这一点连国安都无法相提并论,但门票的收入相比于俱乐部全年的开支,连1/40都不到,俱乐部的大部分运营资金都是来自母公司的输血。

号称世界第6联赛的中超,转播费用只是人家的零头,豪门球队的门票收入同样是欧洲强队的零头。恒大、国安这样的强队,由于有争冠的刺激,还能吸引到大量的球迷入账,中下游球队一旦提高门票售价,几乎就是将球迷“拒之门外”,只能用廉价的门票来吸引球迷入场观赛。

世界第6的上座率虽然好听,但却完全没有体现在商业价值方面,除了建业之外,中超其余球队的主场均不是自己所有,门票收入恐怕也将将只够场地租借费、安保费用。

商业价值,中超与世界第6完全没关系

2019年的3月份,德勤财务咨询公布了历时5个月完成的《中超联赛2018商业价值评估白皮书》,中超公司在2018年总计进账15.9亿元,其中商业赞助为4.65亿(11家赞助商),版权收入约为10亿,剩下的部分则归为其它收入。

这其中,转播版权收入占到了62.9%,与欧洲联赛版权收入占比都在40%以下相比,如果不是转播商开出了天价版权费,中超的商业价值将更低。商业赞助收入中,中超的冠名商2017年以5年(2018-2022)10亿的价格续约,未来几年中超的第2大收入板块无法提升数字。虽然2019年中超的收入目前还没有详细的数字,但和2018年持平基本上是板上钉钉,此前有记者透露,天海2019赛季从足协拿到的分红为7000万,也基本与中超整体的收入数字吻合。

但德甲一年的收入就高达313亿人民币(40.2亿欧),中超的收入仅为德甲的1/20,与世界上最赚钱的联赛英超相比,差距将更大。恒大每年的年报中都披露,球队的绝大部分运营资金,来自母公司的“赞助”,以及与母公司有关联关系的企业赞助,真正通过商业收入获得的营收不足开销的1/5。即便有母公司的“输血”,恒大俱乐部依旧处于亏损状态。

一旦母公司在财政方面出现问题,土豪球队将瞬间沦为“卖血求生”,天海就是这样的典型例子。束昱辉出问题之后,天海2019赛季苦熬一年成功保级,但2020赛季如何生存下去已经成为问题,除了从足协拿到的7000万分红,加上卖掉吴伟、裴帅、郑达伦等球员筹措到的资金,天海2020年可用的现金流可以达到2个亿。

但此前建业曾经披露,球队一年的开销达到7-8个亿,却勉强保级,2019赛季,深圳的花费超过10亿,都未能完成保级,天海想用2亿就是想留在中超,真的不是天方夜谭?

商业价值或许体现不出一个联赛的竞技水平,但却能反应出一个联赛能否健康成长,从烧钱到去泡沫,到三级职业联赛大面积出现问题,中超还有底气喊出自己是“世界第6”吗?

(扎库米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comgrid.com